安然居

“打新热”与“代持炒房”齐飞 深圳楼市走过魔幻一年

 二维码 2259
发表时间:2020-12-29 09:22作者:佚名来源:财联社
 在魔幻与现实间游走的深圳楼市,即将走完不同寻常的一年。

  突如其来的疫情并未抑制住2019年底开始的房价上涨趋势,深圳新房、二手房在2020年实现普涨,各路资金通过违规使用经营贷、“代持”等手段涌入楼市。

  持续高烧不退的深圳楼市,招致了史上最严厉的楼市调控政策。7月15日,调控“靴子”落地,这一被业内简称为“715”新政的调控政策,虽然迅速缩减了成交量,但对成交价格影响有限。据深圳乐有家数据,2020年11月深圳二手住宅成交价为67866元/平方米,相比今年1月上涨17.9%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深圳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指数今年已连续11月同比上涨。

  新房因限价导致与二手房价格的倒挂现象,催生出大规模“打新热”,最终引发央媒点名批评,深圳市住建局随即回应称正在研究综合调控政策。不过,业内人士认为,2021年深圳会否再出手调控楼市,目前仍打着不小的问号。

  最严新政暂时击退二手房“虚火”

  12月初,今年第一波冷空气来袭时,赵安(化名)关掉了自己在深圳宝安区的中介门店,简单收拾了一箱行李,离开奋斗5年的城市,回到淮河以北的老家。深圳楼市“715”新政出台后,因二手房成交低迷和高昂的店面租金压顶,赵安创业失败,几年的存款在数月间化为乌有。

  “躺在老家的床上,还是觉得很不真实,像做了一场漫长的梦。”赵安对记者说。

  赵安在2016年辞去老家体制内的工作,只身前往深圳。经历过2015年暴涨的深圳楼市成为二手房中介从业者的淘金热土,“老中介买下一整条街”的都市传说,促使一批批如赵安一样的年轻人投身这个高压行业。

  自己开店卖房的想法,是赵安筹划已久的,深圳上半年火热的二手房市场,推了他一把。

  2020年三月疫情影响尚未消退之际,深圳楼市已率先回暖。深圳市住建局数据显示,三月全市新房网签和二手房网签合计突破1.2万套,其中二手住宅成交环比增长幅度,高达380%。

  彼时财联社记者实地走访时发现,新晋豪宅购房群体中,不少是因疫情不敢贸然投资实业的企业主;部分区域优质二手学位房被购房者抢购,引发部分业主坐地起价,甚至惜售撤房源。

  鉴于二手房市场持续升温,深圳市住建局于四月宣布,开展为期三个月的市场乱象专项整治行动。各大二手房交易APP集体下架20万元/平方米以上房源,贝壳APP删除“单价从高到低”的排序,多家线下门店撤掉高价房源海报。

  在开展市场乱象专项整治行动的同时,“二手房指导价”已在部分片区悄然执行,比如对光明区四个重点楼盘规定展示单价不得高于6.3万元/平方米。

  但当时的整治力度并不足以对楼市成交造成有力打击。被持续上涨行情所吸引的赵安,在六月份辞去原先门店的工作后,开始正式创业。

  他很快找到宝安中心区一处临街店铺,月租金3万元、押2付1,加上员工成本和15万元装修费,每个月至少有8万元的支出。虽然资金支出压力大,但宝安中心区是深圳上半年二手房成交最热的片区之一,这令其信心满满。

  “虽然投入不少,但每个月只要卖出两套房,就好了。”赵安向记者透露了当时的心态。

  上半年二手房行情以“量价齐升”高调结束,据深圳房地产信息网发布的数据,上半年深圳二手住宅合计成交4.4万套,同比增加41.2%;深圳乐有家研究中心监测数据则显示,2020年上半年深圳二手住宅成交均价65435元/平方米,同比上涨8%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深圳市住建局曾于2019年12月对外表示,按照宏观调控的长效机制要求,深圳二手房年增幅不超过5%。不过按乐有家数据,2020年深圳仅用了半年时间就冲破了全年的限制。

  7月15日,深圳出台了史上最严楼市调控政策。当日,深圳市住建局等八部门联合下发《关于进一步促进我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通知》,深圳户籍家庭和个人首次提高购房门槛,要求提供三年以上社保或个税证明;对购买普通住房和非普通住房实行差别化信贷政策,并细化了普通住房标准:享受优惠政策的普通住房应当同时满足144平方米以下、实际成交总价低于750万元几个条件。税收方面,个人住房转让增值税征免年限,由2年调整到5年。

  业内人士认为,“715”新政意在从各方面堵住炒房的可能性。深圳二手房成交虚火被新政暂时扑灭,乐有家数据显示,因网签有一个月的延迟,今年深圳二手房的过户量最高峰出现在7月,为13407套,8月降至11322套,9月进一步降至8820套,10月仅为5049套。

  深圳市房地产中介协会部分会员机构提供的成交数据显示,“715”楼市新政出台后一周,贝壳、乐有家、Q房网、中原地产等中介机构成交量下滑幅度超过60%。有中介机构内部统计,新政后对比新政前的最高峰,签单量在某些区域最高降幅达到了70%。

  身处中介行业第一线的赵安,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市场的变化。赵安告诉记者,他手头一个原准备一次买下两套大户型的客户,因为社保缴纳年限不够失去了“房票”,意味着一笔本可以覆盖装修欠款的20万元中介费打了水漂。他很快还发现,“715”新政之后,卖方市场转入买方市场,原先的二手房客户可能带看2-3次就可以成交,但新政出台后,带看十次也未必会成交。

  “下半年,我们几乎就不做二手单了,全部转去新房。”一名龙岗区的二手房中介对记者表示。

  深圳贝壳研究院院长肖小平指出,税费的增加,使得总价750万元以上的二手房市场需求,有不少转至新房市场,特别是南山区、宝安区,这种需求的变化更明显。

  直到门店关门,赵安共成交15单二手房,2单新房,30单租赁,其中二手房在下半年只成交了1套。“关店八成的原因是因为楼市新政,还有两成是第一次创业,管理经验不足。”他总结道。

  “打新热”与“代持炒房”

  如果说上半年是二手房的主场,“打新”则成为深圳楼市下半场的关键词。

  事实上,今年上半年二手房复苏的同时,新房也在迅速回暖。深圳市住建局数据显示,三月全市新房网签4224套(含商业),环比增长153.8%;住宅3152套,环比增长279.8%。不仅如此,深圳豪宅频现“日光”,“喝茶费”重现江湖。

  不过上半年因深圳新房供应相对较少,未能引起外界足够的关注。受疫情影响,房地产项目建设施工进度放缓,深圳楼市推盘节奏延后。据深圳市住建局数据,2020年上半年深圳供应8157套新房住宅,只相当于2019年上半年17815套供应量的不足一半。

  一、二手房价格倒挂及二手房需求转移背景下,下半年新房的集中供应点燃了新房成交。

  据财联社记者初步统计,从7月17日“前海嘉里”开盘开始,截至12月18日,深圳共出现27个“日光盘”,上半年仅7个。

  “因疫情原因,上半年新增住宅供应还不到1万套,下半年一个月供应就有1万套。因政策调整,需求转向新房,加之新盘扎堆上市,导致成交量快速攀升。”一家大型中介机构人员告诉记者。

  八月初,华强城(华强城市花园一期)公示销售方案,成为深圳商品房史上首个引入积分制摇号的楼盘。方案显示,此次开盘按有无房产、是否为深户、缴纳社保年限等三个大项设置认筹积分规则。

  数天后,深圳市住建局房地产业处吕增学对外明确表示,“积分摇号将成为导向”。

  而随着2020年最火网红楼盘——深圳华润城四期(润玺一期)的开盘,下半年新房市场迎来一个转折点。以1174套的显赫“战绩”,深圳华润城四期成为深圳下半年开盘出售套数最多的楼盘,该楼盘被业界简称为“润四”。

  11月25日开盘的“润四”,备案均价13.1万元/平方米,而据链家数据显示,周边二手房成交单价为17万元-18万元/平方米。以最小面积约100平方米户型计算,一套新房与二手房的总差价高达500万元左右。

  由此,“润四”成为全深圳炒房客垂涎的投资标的。记者了解到,“润四”今年多次传出即将开盘的消息,有购房者甚至早在今年四月便售出手中房产,腾出现金及名额准备认筹“润四”。
 据“润四”公布的信息,最终有效认筹人数9690批,中签率只有12%。按350万元/批的冻结金额,此次冻结资金高达339亿元。这其中一个引人关注的信息是,按认筹资格所设定要求,这9690批认筹客户,均为买得起上千万豪宅的无房“刚需”。

  业内人士认为,这种现象的背后,是积分摇号制实行之后,被催生出来的“代持炒房”链条。

  一位金融行业的从业者透露,他与另外两名没有贷款记录和深圳房产的员工,帮助上级“打新”润四,认筹时共使用了1050万元现金,最终有一名员工中签。还有一名深圳本地“村民”,因名下的若干套小产权房不算商品房,属于“干净的房票”,也帮亲戚“打新”了一套润四。

  记者从多个参与代持的购房者及了解代持的中介人士得知,代持的市场价在30万元左右,有些“实际产权人”甚至愿意在出售房产后,分享1/3的利润。

  “润四”开盘三天后,11月28日新华社发布一篇题为《抑制楼市“打新热”,需要“硬核”举措》的评论文章,点名“深圳万人抢房”事件。

  11月30日上午,深圳另一个新楼盘“万科瑧山海”,发布《与广大客户共同践行“房住不炒”的倡议》,提示购买者市场变化风险、贷款风险,称针对深圳“打新热”现象,不排除相关监管部门出台政策,保障“房住不炒”政策落地,并提示代持购房者注意风险。

  紧接着,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局长张学凡表示,媒体所反映“代持炒房”等情况,正在调查处理中。当天傍晚,“润四”发布声明,再次提示代持风险。

  就其中的法律风险,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争锋指出,根据物权法第9条的规定,房产登记在谁名下,谁就是产权人,法律上称之为物权公信公示原则。

  “如代持人对外举债或将房产出售,那么名义产权人和实际产权人之间,代持房产的约定只在两者之间生效,不能对抗其他善意第三人。其他人可以申请法院查封代持人名下的房产,偿还债务或继续履行合同。实际产权人只能依据双方代持协议,追究代持人的侵权或违约责任。代持协议本质上,是一个事后维权证据。”周争锋说。

  12月7日,有市场传言相关部门要求各律师事务所,就是否有律师受委托拟定或见证华润城润玺1期“代持”协议展开排查,若有上述情况,要求各律所汇总后上报至相关科室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就在赵安12月初离开深圳前几天,一名通过亲戚代持、成功“打新”深圳华润城四期的购房者,被银行通知不能以非直系亲属名义做共同还款人。

  上述帮上级成功“打新”的人士则认为影响不大:“大不了老板(上级)一次性付款,反正认筹的时候就花了一千多万,对他来说不是大钱。”

  明年会否出台新调控政策?

  预期不断走高之下,中原地产数据显示,深圳11月新房住宅成交套数创下自2016年1月以来,近五年以来的新高,达6296套,环比上升36.4%;成交面积为62.7万平方米,环比上升39.3%,成交套数与成交面积双双回升。

  财联社记者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整理,截至目前,深圳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指数今年已连续11月同比上涨,8个月环比上涨、3个月环比持平,未见下降。

  二手房成交量经过“715”新政的“打击”后,价格依然坚挺。据深圳乐有家数据,2020年11月深圳二手住宅成交价为67866元/平方米,为今年最高值,相比今年1月上涨17.9%,相比2019年12月上涨18%。

  深圳贝壳研究院的数据显示,在其重点检测的深圳200个热点楼盘中,最近5个月上涨楼盘的数据超过50%。以深圳热点区域宝安区为例,与2019年成交对比,沙井、尖岗山两个片区成交套数增长50%,福永、桃源居两个片区增长接近40%。

  “随着打新中签率持续偏低,年底有不少急于购房的客户放弃打新,回到二手房市场,这部分的需求在增加,进一步导致业主加价。最近从内部系统看,我们二手房带看量明显上升。”上述大型中介机构的中层告诉记者。

  11月30日深圳市住建局表态中含有一个关键信息,该局表示,“正在研究综合调控政策”。

  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认为,深圳楼市的本质,不是供应问题,而是杠杆炒作问题。

  “说实在的,不控制违规炒作、违规加杠杆,不控制包括银行、私募、小贷、担保等各路资金逐鹿深圳,深圳新房市场供应端多几个、十几个,甚至几十个新楼盘,根本无法达到釜底抽薪的降温效应,反而因新房限价,人为创设‘套利效应’,在各路资金加持下,只会让楼市更加火爆、上涨预期更强。”李宇嘉说。
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