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然居

三天10家扎堆回购 房企直面偿债大年

 二维码 4501
发表时间:2022-01-07 10:10作者:关子辰 荣蕾来源:北京商报

 为提振市场信心,规避债务违约风险,诸多房企在2022年开端高频回购公司股份,并积极赎回即将到期的美元债。据Wind数据显示,从房企海外债到期余额来看,2022-2025年为房企美元债兑付高峰期,特别是2022年,是未来四年房企偿债压力最大的年份。

  有业内人士指出,尽管当前房企融资环境较过去已经有所松动,但只是个别性的并非普遍性的变化,以目前的情况来看,2022年的兑付高峰年或给一些本就负债累累的房企带来不小的挑战。

  回购股份与赎回美元债并行

  1月6日,富力地产对外披露关于7.25亿美元5.75%优先票据折价回购的投票情况。根据公告,持有富力地产票据本金总额5.2亿美元的合格持有人,已根据方案A要约有效投标,约占未偿还票据本金总额的71.69%。去年12月15日,富力地产宣布拟以现金折价回购其将于2022年1月13日到期的共7.25亿美元高级无抵押票据,同时就寻求票据展期至2022年7月13日征求票据持有人同意。

  除了被传“流动性承压”的富力地产,近期回购美元债的企业中,也不乏外界眼中经营相对稳健的房企身影。

  以旭辉控股为例,该公司于1月3日发布公告称,将以现金购买的方式,要约提早赎回2022年1月23日到期的美元债5.051亿美元。据悉,此次要约回购的债券发行金额共计5.85亿美元,此前该公司已于2021年10-12月期间回购并注销其中7990万美元。这也就意味着,旭辉控股此次发起现金全面要约赎回,是针对余下5.05亿美元。

  “整体来看,当前美元债价格处于较低位。对于流动性充裕的房企来说,提前回购有利于降低回购成本,缓解企业债务集中到期的兑付压力,同时对市场信心有一定的提振作用,有助于稳定相关股票和债券的价格。”谈及2022年开年房企积极回购美元债动作,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梁楠如是说道。

  “对于资金状况欠佳、高度依赖融资的房企来说,美元债价格走低,加之市场波动导致美元债市场未来的不确定性加大,这或会影响企业后续新债的发行,再融资受限则会导致资金承压,企业债务违约风险上升。因此,对于这类房企来说,提前回购可以看作是保障后期融资的一种方式。” 梁楠补充道。

  积极赎回2022年到期美元债的同时,多家房企也在高频回购企业股份。

  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,2022年1月3日-6日,已有8家涉房企业合计回购股份超10次。具体来看,进行股份回购的涉房企业包括融创服务、旭辉永升服务、金科股份、建业地产、美好置业、大名城、豫园股份、旭辉控股集团等。仅1月5日单日,便有5家涉房企业相继披露回购股份进展的公告。

  贝壳研究院高级分析师潘浩进一步指出,房企近日积极回购,除了在融资环境略有改善的情况下给市场和投资人更多信心,为后续新发融资铺平道路,另一方面也与年底的财务节点调整负债相关数据水平有关。

  进入债务兑付高峰期

  在业内看来,2022年开年房企回购股份与赎回美元债并行,与其背后步步紧逼的美元债兑付压力不无关系。

  根据Wind数据,从房企海外债到期余额来看,2022-2025年为房企美元债兑付高峰期,到期余额分别为273.25亿美元、182.8亿美元、190.32亿美元及179.94亿美元。

  “这也就意味着,未来数年,房企都将面临规模巨大的美元债偿付压力。” 同策研究院资深分析师肖云祥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,从上述数据来看,2022年是未来四年房企偿债压力最大的年份,这将使部分房企在短时间面临较大的偿债考验,对该节点的资金筹措、销售回款、工程进度等方面都提出了较高的要求。

  房企新年度偿债压力之大,还远不止这些。根据贝壳研究院统计,除了美元债,房企2022年预计到期的各类债务规模约9603亿元,虽比2021年下降约25%,但仍处于接近万亿的偿债规模高位。而从2022年的月度到期债务情况来看,偿债压力集中在1月、3月、4月、7月,4个月度偿债规模超过千亿。

  潘浩分析指出,从房企角度来看,2022年251家房企需要偿还到期债务,其中22家房企到期债务超过100亿元,偿债压力仍保持高位。“如若其中个别房企资金流动性未能得到实质性缓解,短期内仍具有高违约风险,从而引发系列信用危机,仍会有爆雷的风险存在。”

  “不可忽视的是,尽管当前房企融资环境较过去已经有所松动,但只是个别性的并非普遍性的变化。”肖云祥也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以目前的情况来看,2022年的美元债兑付“高峰年”,或给一些本就负债累累的房企带来不小的挑战。

  还有出路吗

  面对2022年的美元债兑付高峰期,房企下一步将如何走?

  肖云祥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在目前的情况下,还款压力较大的房企应加大去化力度,降低投资,尽可能地实现现金回笼;若现金充裕可提前偿还,避免账期集中造成现金流挤兑。

  肖云祥指出,面对2022年内的美元债兑付压力,房企最简单的应对举措就是开源节流。“开源”即抓销售、抓回款。同时,还要做好融资工作,尽可能获得更多的现金流入;“节流”即降低成本支出,特别是谨慎拿地,将土储存续比降到合理的比例。

  梁楠也表示,房企应加强销售促回款,深化销售及融资渠道,优化资产结构,以较宽裕的资金面来应对。同时,由于美元债易受市场影响出现波动,房企应降低对美元债的依赖度,不断优化债务结构,强化债务安全边界。

  “传统住宅开发赛道面临增长瓶颈,但区域间的发展不平衡依然让房地产行业有一定的发展空间,城市更新、资产运营、租赁保障、养老地产等方面的商业模式都还有很大的探索空间,在告别了高增长预期、放下包袱后,行业将进入新的发展阶段。”在潘浩看来,房企应优先打通自身的“造血”和“循环”能力,在销售端稳定资金输入,与此同时,新的一年信贷额度重置也对缓解企业资金压力有较大帮助。

分享到: